以巴衝突 在埃巴勒斯坦學生:寧可回去守着家人

以巴衝突 在埃巴勒斯坦學生:寧可回去守着家人

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人連續多天被以色列襲擊。以色列國防部長葛朗特(Yoav Gallant)下令圍困,剝奪巴勒斯坦人使用水電能源的權利,也因而造成他們與外界斷聯。(圖/路透社)

自以巴7日爆發嚴重衝突至今,加薩走廊受到以色列多次空襲轟炸。多名居住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心繫加薩家人,有學生甚至含淚說,寧可回到加薩,和家人相守在一起。

居住在加薩走廊的230萬巴勒斯坦人連續多天被以色列襲擊,已造成410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。以色列國防部長葛朗特(Yoav Gallant)下令圍困,剝奪巴勒斯坦人使用水電能源和取得糧食的權利,也因而造成他們與外界斷聯。

埃及「金字塔報」(Al Ahram)19日報導,現約有6000名巴勒斯坦籍學生在埃及不同的大學求學。學生都不斷地滑動手機,試圖找出有關家人的消息,看他們是否還活着。

女學生莎加在接受法新社(AFP)採訪時說:「我無法正常思考。我不知道我的家人在哪裡,他們是否還好。」她說,母親最後一次在加薩北部的避難醫院裡與她交談時,母親說擔心即使空襲沒有炸死他們,「孩子們也會被嚇死」。

莎加對於母親絕望的想法無能爲力,只能想像她6歲的妹妹躺在醫院的地上,在寒冷的暗夜中瑟瑟發抖。

每當她看到又有醫院被炸燬的消息時,她的心臟都會劇烈跳動,感到驚慌失措。

第一张卫生纸总是破掉?日本纸业揭妙招:完美抽出

和莎加有同樣糟糕心情的21歲學生賈比爾也是直盯手機螢幕訊息。他的母親在12日發來最後一條留言說,將離開加薩北部的家,帶着賈比爾的4名姐妹和3名兄弟一起往南部逃難。

佳世达携手镭洋科技 拓展低轨卫星全球商机

賈比爾告訴法新社說:「但在這之後,我就再也沒有看到母親傳來任何訊息了。」

尖啸:屠杀诅咒

學生們試圖在社羣媒體上查看轟炸地點,比對家人可能所在的處所或道路,並仔細覈對遇害家庭名單。學生謝哈布說:「你能做的只有禱告,希望不會看到自己的姓氏。」

侦探学院Q

只是很遺憾地,謝哈布從Instagram上的一篇貼文中獲悉,他整個大家庭共居的住宅遭到轟炸。屋內45人都被炸死,包括他數十名的堂兄弟。

賈比爾說,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家園和生命受到迫切威脅是在6歲時,加薩走廊遭受以色列空襲。他記得炸彈從天而降,自己只能緊緊地抓住家人的衣角。

多名學生的童年記憶似乎都是停留在,不斷遭受以色列空襲和躲避逃生的循環中。印象最深刻是2014年,以色列持續攻擊50天的加薩戰爭。當時以色列軍隊殺害約 2250名巴勒斯坦人。

儘管多年來,莎加一家人遭受以色列軍隊殘暴對待,父親仍堅持要留守原地,堅稱「我們的家就是我們的全部」。

但10月8日,當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(Benjamin Netanyahu)宣佈作戰,並威脅要以「前所未有」的方式反擊時,莎加的父親便要求一家人收拾行囊離開。幾天內,他們的家園已成一堆殘垣斷瓦。

陆港观盘-悲观预期告终 港股领涨全球

住西部的莎加和住南部的謝哈布都以爲,只有哈瑪斯統治中心所在的北部纔會受到攻擊,其他地區不會被轟炸。

然而事實證明,在這場以色列自稱自衛性反擊的戰爭中,整個加薩走廊連一個安全的角落都沒有。

對這些心急如焚,擔心加薩家人安危的學生來說,煎熬的心情還夾雜着難受的罪惡感。「我怎可以離開他們這麼遠?他們餓了沒飯吃,我怎可以吃飯?怎可以睡在牀上?」

红包600给小孩遭酸「你好意思耶」 他一招神反击超爽

賈比爾和莎加都有這種深深的自責感。

「我討厭這種感覺—知道自己很安全,而家人卻流離失所。我希望和他們在一起。寧可待在加薩,和他們一起死,也不想帶着這種感覺吃飯睡覺。」(編輯:馮昭)1121021